<form id="70dgms"></form><del id="70dgms"></del><tt id="70dgms"></t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首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樣板工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銀河天地登錄/嘗試滑雪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過了一會兒,仍是不適應。不管它了,銀河天地登錄還是去滑雪吧!我想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到了裏面,我和表哥換上了滑雪服,穿上了滑雪板,來到了滑雪緩沖區。剛進門,一鼓寒氣就直沖我的面頰而來,刮得我眼睛也睜不開。表哥說是因爲外面的溫度較高,而裏面的溫度較低,外來的氣流和裏面的氣流發生了沖撞所産生的,過一會兒便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爲沒有雪橇的緣故,所以,我們只能步行到高處去。此時的走路非常困難,因爲腳上有兩個累贅——滑雪板,再加上雪滑,花費了我九牛二虎之力才走上了比平地略高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些日月,我總頂著倦意,在人來人往中呼嘯而過;然後面無表情地穿過霓虹紛雜的剪影,在黑黑夜幕下,踽踽獨行。最後一次次告別我的每一天。高二的空氣有點沉郁,讓人窒息,總會有做不完的事情。單詞、試卷、練習、筆記總會嘩啦啦地從你身後突然出現在你的面前,然後,我們面無表情的低頭,做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乘坐著傳送帶一直到達“頂峰”,當我俯視陡峭的坡地時,剛才還神氣十足的我,也不免有點擔顫。對表哥說:“這地方這麽高,又這麽陡,我看就算了吧?!”表哥不做聲就已經滑下去了,我跟著,可又怕摔一跤。看著哥哥平平穩穩地到達了目的地,我還有些嫉妒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二,我跟著大流來到了物化班,爲了高考奮力砍殺。我們將轟轟烈烈地經曆江蘇省最後一屆的高考,所以我們無路可退。我也空前清晰地感覺到自己肩上沉重的負擔。我要上東南大學以上的名校,所以我必須用勤奮來彌補天資上的不足,來拉近現實和理想之間的落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滑雪的時候,身體稍成半蹲的姿勢,這樣可以保持重心,不摔跤;要目視前方,不能低著頭;滑下去的時候雙腳要成內八字,這樣可以減速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上高二了,這像一句宣言。這也意味著,我離高考終于又近了一步。我不知道自己爲什麽會用“終于”,然而這個詞在我心裏流浪了很久,逗留到累了,所以,我毫不違心地寫了下來。其實,我不是很討厭學校,我懷戀很多學校裏發生過的東西。我懷戀自己曾經落寞的樣子,懷戀那些整天無所事事的日子,更懷戀我一路搖晃著買來的紅茶,還有那些澄澈得近乎透明的笑容。可是,它們都一點點,一天天地離我而去,成了一種很遙遠的東西,成了潛沉在我內心最深不可測地方的蒼白記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滑,還算順利——沒有摔個大跟鬥。表哥看我對滑雪還挺在行的,便向我求教,因爲我曾去上海滑過一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刻的我也變得安分,那些曾經分明的棱角,出挑的風格,在壓力圍攏下終于和我分道揚镳,從此陌生,最後行同陌路。我不再“兩袖清風”般回家,不再“壓哨”到校,不再踩著放學鈴聲,第一個彈出教室。每天夜晚,我把房間裏所有的燈都打開,獨自對著鏡子,看看眼前陌生的自己,以一種虔誠的心情,尋取慰安。所有的,曾經生動過的愛與恨、悲與喜都在我們相視一笑的千分之一秒,以光速撲向死亡。銀河天地登錄成了一個安分的優秀理工人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40 2001